人生,放手赌一把,无论输赢

朱老师走了,阔别了7年的石大校园。

北京美团多了一位学长。

我真的是蛮惊讶的,似乎开学还在昨日,对虹吉哥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腼腆、不爱说话的大男孩。与刘敏老师快速进入状态不同的是,虹吉哥似乎保留了一个研究生学长而非辅导员老师的样子,给人感觉更多地是亲切而非权威。

虹吉哥一直表示,希望能留在学校做一名辅导员。当时我还是蛮惊讶的,且看学校15级的辅导员马少龙老师,也是本校的计算机科学本科学位和山东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。但现在的马老师早也不再是刚毕业时候的青涩,都到了而立之年(看样子直观感觉),却仍旧停留在辅导员的岗位上默默奉献青春。如果是我,我绝对是不甘的,不能进互联网企业,在学校里起码也要参与一些研究争取讲师身份,一直停留在辅导员阶段让我难以理解。

然而,我们的闲言碎语终究无力左右他人的人生。我的质疑并不妨碍马老师生活如旧。

虹吉哥说,相比起互联网公司,他更倾向于在学校,因为稳定。仔细想想,高校作为中国高等教育最重要的一环,自然在整个社会体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而教师的职称也一直同行政级别挂钩。进入学校无异于进入一个相对平静的体制内,确实对于追求稳定的人来说是一种蛮好的选择。

但仔细想想,生活又怎么是两点一线的机械重复呢?

有些时候,应该有一些敢于放手的勇气,否则将来得你,会看清现在的自己。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