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他人之上

昨天晚上10点召开年级大会,不允许请假!

没有开会前,我们无法预知会议的内容,纷纷猜测这么着急开会能有什么事情。但又是开学之后的第一个月,所有的工作都基本都平稳步入正轨,此时开会又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?

会议的内容终究是「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」,因为周三早操几个班先走,让辅导员很生气,然后借此发泄,并顺便提及要我们做好新学期的规划。无关痛痒的会议占据了45分钟的时间,所谓的年级大会完全沦落为辅导员向全体成员的抱怨大会。令人发笑的是,另一位兼职辅导员根本没有来参会。

生气和愤怒之余,身体力行的拒绝了今天早上的早操。我也不想再讨论早操的合理性,在搜索框里输入早操,很容易的找到我之前写的评论,一再的重复吐槽一件事像极了一个怨妇,遭人嫌弃且没有任何意义。

每个人的人生有自己的选择,人生的每一步都是之前人生阶段积累的结果的效应总和,不要企图将你的个人意志用来压迫他人,有什么意义呢?

信息不对称条件下,人们很容易得了便宜还卖乖。但是一旦信息自由流通的时候,还有谁会被像傻子一样任人忽悠?辅导员说大一跑操是历来传统,说她对我们太仁慈——然而事实是2015级的学长们在一年级上学期期末考试时就结束了大学的跑操历程。

学姐说,「可能是你们的出勤率,影响到对你们辅导员的考核」。学姐完全可以站在辅导员的立场上给出我这样的答案,这答案对学姐而言并无什么,但是如果辅导员真的是抱有这样的心思,真的是令人难以接受。

没有人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,我们没有义务配合他人的演出。我为什么要以让自己难过为代价,去换取辅导员的考核绩点?年级大会上提出综合评价的考核分,令人不禁感叹中国高等教育的倒退——因为综合评价从来都不是素质教育,相反,这是赤裸裸的干涉而带来的教育不公平。

综合评价体系,一个学校的试点改革,注定不会被所有人接受。如果我选择其他学校的研究生,没有人会看综合评价的分数指标,因为这个社会对高等教育的考核指标只有GPA。我不是唯分数论者,但我深知当下而言分数的重要。教育和社会意义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公平,但至少,唯分数论可以给予更多一般的人以更加相对的公正。

我承认我十分自私,参加早操影响到我的听课效率,从而影响到GPA的时候,我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抗拒。所谓的综合评价分数,扣就扣吧,没有保研资格还可以考研,人才从来都不会被埋没。即便真的因为敢于反抗愚蠢的权威而遭到惩罚,我心甘情愿地接受惩罚,但我绝不会停止呼喊——这是法律赋予我的基本权利。

抗衡与反抗,什么时候才是结束……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