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,学习与社会,个人同集体

实话实说,我今天很不爽,因为辅导员的「拍脑袋决策」,我们早上又要早读、又要早操、还要整理宿舍卫生,蛮折腾人的。早读无心学习,写一段文字记录下此刻的心情。

昨天晚上班主任开班会,提及到班级的成绩并不理想,希望能形成学习互助小组,类似精准扶贫的形式形成定向的帮助团队,实现更好的提高成绩。为了避开更加激烈的争执,我当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,事后想想,其实这样的策略,真的帮助不大。

辅导员说,「有些东西分班的时候就决定了,后期的努力并不大」,对此我还是部分认同的。人的前程,从来不会因为周围人的改变而改变。人们总是趋向于参与到自己认同感高的群体中——懒惰的人会选择一个懒惰的环境,进取的人会选择一个进取的环境。当一个人本身的内驱力缺乏的时候,任何的外力都无助于其前进和发展。

但是想想,其实也并不绝对。当我们真心渴望改变的时候,内心中形成的强大内驱力会驱使我们不断进步和前行。在这种力量下,固然辛苦但心甘情愿,我们坦然的接受了奋斗过程中的痛苦,并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。当内心接纳之时,所有的痛苦便都是浮云。

学习如此,社会上何尝不是如此。古语有云「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」,讲的便是这个道理。正如一个程序设计团队,当团队成员实在无心之时,不妨劝其退出,与其赖着消耗自己和他人的时光,倒不如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去做。

回到开篇的话题,关于辅导员的「拍脑袋决策」。实话实话,这是一种外部的驱动力,企图以学院压力的形式驱使每个学生保持前进和奋斗,但仔细看看,对那些意志力极其坚定(就是不去)的同学而言,又有多少价值呢?反言之,对于那些意志力不够坚定的同学,在一种有人偷懒但却无需付出极高代价的条件中,又能坚持多久呢?而对于前面未曾提及的意志力坚定去参加的同学,估计学院不统一组织,他也会自己找教室自习(当然可能没有这么早)。

讲真,这样的情况下,我看不到组织早读/早操的意义何在,于是我坚定的拒绝了辅导员的提议,哪怕是付出扣学分的代价。每个人的时间观念和对时间的利用方式是不一样的,比如我在深夜的时候自己做点事情(Coding,Homeworking,etc.)是更有效率的。所以我愿意选择熬夜晚起,在不耽误上课的情况下,于我而言,我更倾向于后面的选择,因为深夜的时候我可能不会犯困,而早起可能让我上午的课精力不佳。

其次是一个班级的人集体在上自习,高中是一种被逼无奈的选择,但是大学更多的应该是注重个人的发展,所有的重心应该放在个人成长而非集体考核。人总是要学着去享受孤独,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必须要学着去承受一个人做,远离人群的纷纷扰扰,在一个安静无人的环境,自己一人思考学业、前路规划。

对于早操,中国特色制度,我不想多说,没有意思。

且谈检查卫生的问题。我对知乎上「中国有哪些很流行却不正确的价值观?」中CocoQ的一则回答(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4945488/answer/102104104)甚是赞同。作者在其回答中提到:

检查宿舍卫生是件很奇葩的事情,它剥削了每件物品本该有的意义: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,挂钩上不能挂床帘,桌子上不能放零食,床上还不能躺人,要把被子叠整齐。我想说,那个上学期评上北京市优秀宿舍的,你们的宿舍在视频中看起来就跟没人住一般、更别谈什么宿舍「文化」了。连宿管老师都说不知道你们走了哪条后门~宿舍卫生不是「剥夺」每件物品该有的意义,而该看每件物品被我们如何使用得整齐、得当、合理。

乱七八糟才是常态

其实我喜欢杂而不乱(´⌣`ʃƪ)

CocoQ的话和我的认知基本一致,对此问题也就不再多说。

为何说辅导员的决定是「拍脑袋决定」?原因其实很清楚——辅导员的出发点是极好的,企图用这样的一种方式驱使学生保持奋斗和进步。但是从长远来看,这些做法反而剥夺了个人的自由,对于计划性极好的同学没有任何例外措施(比如签订成绩保证协议可以避免这些愚蠢的考评)可以保障其自由选择的权利,由此看来,这便是赤裸裸的「拍脑袋决定」,考虑欠完善。

附上一张早读的众生相,以纪念这个「充实」的早读。

大学,学习与社会,个人同集体

分享